证据调查案例分析 一方当事人申请调取对方当事人财务帐册是否属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
时间:2020-10-26

一方请求访问另一方的财务帐户是否属于法院调查和取证的范围

情况:

被告是一家生产轮胎的企业,原告为被告加工零件。双方经口头商定了加工费。原告将加工后的货物发送到被告的仓库后,被告的质量检查员和保管人将在每个月底发出仓库收据。被告根据其自己的会计通知原告应支付的手续费。原告向被告开具了增值税发票。被告将发票过帐到帐户,并分期支付了手续费。当事人表示广州出轨调查,在1998年12月至2000年8月双方之间的业务关系期间,共向被告开具了12张发票,金额为59万元,被告支付了49万元,尚欠10万元。原告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在需求不成立时向被告支付剩余的加工费,并提供了增值税发票的发票和被告付款后被告开具的收据的发票。

分析: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双方的交易习惯,只要被告收到了原告的增值税发票,就意味着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发票上记录的金额。被告也承认这一点,但是被告是否收到了原告。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增值税发票。原告声称,可以通过调查被告的账目来确定这一事实,并据此向法院申请获取被告的账簿。因此,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原告的申请是否属于法院调查取证的范围。

证据调查案例分析

最高法院>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十七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表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一)侦查申请中收集的证据属于国家有关部门保管的档案资料,必须由人民法院依职权予以取回;(-)涉及国家秘密的资料,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三)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确由于客观原因而无法自行收集其他材料。基于案件的事实,原告的请求显然不属于前两个案例。关于是否属于[三)案例,一种意见是是否将另一方称为案例。案例应详细分析。如果当事方本身不提供任何证据,则不应允许他们请求法院索取另一方的帐目。但是,当事方提供了一些证据,但无法根据证据完全确定案件。事实,只要可以通过调查交易对手账户的记录来确定案件的事实,则当事方可以要求交易对手账户。原因:(一)交易对手的帐户属于证据规则)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确实由于客观原因无法自行收集其他材料。” (二)检索另一方的帐目有助于发现案件的事实并做出符合客观事实的判断。(三)为获得证据,只要另一方适用并违反法律和法规,法院应该得到它。

作者认为,处理此案所涉及的问题与对第十七条(三))的规定的理解和适用有关。本款是灵活的条款,适用时应考虑以下条件:首先是当事方的法院调查和收集申请中收集的证据显然不属于“某些规定”。第17条(一)(二))。诉讼代理人的证据收集能力确实很难收集;第三,申请法院调查的当事方收集的证据只能参考除当事方以外的第三方的证据材料。 《民事诉讼法》,“谁提出索赔”,根据“谁提供证据”的原则以及“若干规定”中关于举证责任的规定,被告无需为原告提供证据。此外,针对与对方存在的证据已经单独制定了一些规定,而有些规定则在第75条中规定:“有证据表明,一方持有证据而拒绝提供证据是没有正当理由的。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广州专业侦探公司,可以推定主张已经成立。”第四证据调查案例分析,当事方必须为法院收集的证据提供相应线索以供调查。 《民事和经济审判方法改革规定》第3条(一))规定:“当事方及其诉讼代表由于客观原因不能自行取款,并已提出索取证据的申请证据调查案例分析,而法院可以调查并收集证据。证据包括证据的内容,可以证明的事实,证据的位置以及控制者。第五,申请法院调查收集的当事方收集的证据应与案件中要证明的事实有关,甚至应与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有重大影响的证据有关。如果当事各方根据第17条(三))的规定申请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则必须满足上述条件,并且法律授权会根据上述理解予以授予,作者认为在本案中,原告声称已向被告交付了增值税发票,这完全是原告的举证责任。法院不应根据其收集原告证据的权限来呼叫被告的财务账簿。

两种观点之间的争执似乎是某些规定的表面。第十七条(三))的不同解释实际上反映了两种不同的司法概念,即对客观事实或法律事实的追求。在传统的民事司法活动中,法官会主动调查和收集与案件事实有关的证据,并根据确定的事实作出判决。当事人不限于证明,甚至不限于当事人。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法院根据职权范围进行的调查取证过于广泛,法院的取证工作严重违背了当事人自治的基本规范,这是民事诉讼。因此,最高法院在《某些规定》中作了进一步澄清。法院调查和证据收集的范围被定义为法院根据其权限调查和收集证据的主动行动以及法院根据当事方的申请调查和收集证据的主动行动,强调法院获取证据的被动性。

于明